口交鸡鸡

口交鸡鸡“长不大”的妻子让人愁  做了母亲的妻子仍拒绝长大,她连性生活也要告诉父母,我该怎么办?      娶了个古灵精怪的小娇妻      阿紫是我的妻子,她的古灵精怪堪比《天龙八部》中的阿紫。当初,我喜欢上她,就是因为她的活泼、灵动。      2D03年夏天,我第一次到阿紫家拜见她父母。当时,我提着大包小包,忐忑不安地敲响了她家的门。阿紫打开门,一看是我,就对着屋内大声嚷起来:“老爸、老妈,你们的姑爷来了!”她这一吆喝,倒把我弄了个大红脸。岳父、岳母都站起来,笑眯眯地打量着我,眼神里透着慈爱。      落座后,我和阿紫的父母聊起了天。阿紫到冰箱里取了个冰淇淋,径直坐到了爸爸的大腿上,边吃边忽闪着大眼睛听我们聊天,那样子像局外人似的。岳母指着女儿,笑着叹了口气,说:“这丫头让我们老两口宠得没大没小的,从小就不知道啥叫发愁,以后结婚过日子,你可得处处谅解她啊!”      岳母的话让我欣喜之余,又有些感动。欣喜的是他们很快认可了我这个“毛脚女婿”,可老两口千辛万苦拉扯大女儿,把她托付给了我,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啊!      确定了关系后,我和阿紫开始到处看房。经过精心挑选,我俩在城西一小区定下一套小户型,岳父拿出自己的一部分养老钱,替我们交了首付款。      装修完以后,我拉着阿紫参观未来的婚房,阿紫显得很开心。我让她抽空一起去买家具,可她仍是那副腔调:“本姑娘人都交给你了,家具你看着合适买就行了,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!”我看了一眼岳父、岳母,无奈地说:“卧室里的家具你总得提些意见吧!”可阿紫仍然说,只要你喜欢就行。      对于阿紫这样的做法,我心存不满。一次,和好友林森吃饭时,我把内心的不快说了出来。林森对阿紫的性格却很欣赏,说:“这样的女孩可爱、大方,以后你们生活在一起,不会感到累。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。”      林森的话不无道理,我想自己一个农家子弟,能娶到阿紫这样的都市女孩,应该知足了。况且,岳父、岳母待我比亲儿子还亲,就是为了这两位慈爱的老人,我也应该把阿紫照顾好啊!      就这样,我和阿紫携手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。      婚姻中的她仍拒绝长大      一开始,阿紫总拉着我下馆子,可老在外面吃,一是花钱太多,二是外面的饭并不可口。我劝阿紫,咱俩还供着房,老在外面吃也不是事儿,不如开火做饭吧!阿紫张口就说:“好啊!不过,你可得主厨。”我说:“我主厨,你买菜总可以吧!”阿紫爽快地点了头。      接下来的一个周六,阿紫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。我说:“中午其它菜我提前准备好了,就是忘了买你爱吃的虾,你去买些吧!”阿紫高兴地答应了。      一个小时后,阿紫却两手空空地回来了。我问她:“你买的虾呢?”阿紫愁眉苦脸地说:“我转遍整个水产市场,也没有发现餐桌上那种红色的虾,全都是泛着青光的虾,这样的虾会好吃吗?”      听到这里,我哭笑不得,用手指戳着她的鼻子说:“餐桌上的虾是烹炒之后才变红的,在这之前都是青色的,你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啊!”阿紫恍然大悟,忍不住吐了吐舌头。      后来,阿紫向父母诉苦说买菜又麻烦又累。岳母记在心里,她每天都在家门口的菜场买了菜,坐着公交车送到我家里。有时,她还亲自做好饭,等我俩下班吃。岳母这样做,倒是称了阿紫的心意,可我心里非常不安,毕竟我们已是结过婚的人了,还这样劳岳母大驾,于心不忍啊!       为了不让岳母两头跑,我只好把买菜做饭的事情揽起来,阿紫落得轻松自在,我做好了,她端起碗就吃,吃饱碗一推,要么看电视,要么钻到书房里上网,连碗也懒得涮。我说得轻了,她不听,说得重了,她抛下我就回娘家,弄得我经常苦笑着对阿紫说:“你这个当人家老婆的,比富家的少奶奶还难伺候啊!”阿紫却在那里得意地坏笑。      几天后,和林森一起吃饭时,我把与阿紫生活中的苦恼说给了林森听,他给我出主意说,女人不做母亲永远都成熟不起来,阿紫到了最佳生育年龄,让她赶快“升格”吧!      林森的话很有道理,我决定依计而行。      原来,妻子患了“成人幼稚病”      当我向阿紫提出要个宝宝的想法时,她竟吓得直摆手,说:“老公,你饶了我吧!生孩子我怕疼,而且照顾宝宝好麻烦哟!佳仪(她的闺密)生孩子没有两年,弄得就跟黄脸婆似的,连皱纹都有了!”      阿紫执意不同意我的请求,并且每次过夫妻生活时,她都督促我戴上“套套”。      于是,我想了个“歪招”,我算准了阿紫的排卵期,悄悄在安全套上做了手脚。一番缜密运作,阿紫终于“中招”了,第二个月,她一向准时的例假没有来。      阿紫用测孕试纸测出自己“中弹”了,愁眉苦脸地对我说:“预防措施做得好好的,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?”我柔情蜜意地“安慰”她说:“安全套避孕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,可能就是那百分之零点几的概率让我们碰上了呢!既然咱家的宝宝想‘挤’进我们的生活,我们就接纳这个小天使吧!”随后,我又搬来岳父岳母苦劝阿紫,在我们的轮流劝说下,阿紫终于答应把孩子生下来。      9个月后,女儿琳琳来到了人世。女儿过完满月,阿紫的女友说她身材胖了一圈,比以前难看多了,这下把阿紫给愁坏了。她决定赶紧“瘦身”。      阿紫奶水不足,孩子以喝奶粉为主,照顾孩子的事情落在了岳父岳母身上,阿紫又当起了“甩手掌拒”。女儿转眼三个月了,我和阿紫的夫妻生活按说也该步入正轨了,可能是孕育孩子的过程太过艰辛,她变得对夫妻生活冷淡起来。有时,在我再三恳求下,她才恩赐我一次。      可我刚满30岁,对性生活的需求比较旺盛。阿紫每周一次的“赏赐”,远远解不了我的“渴”。而对于我的“纠缠”,阿紫却显得很不耐烦,晚上经常借故住在娘家。      2008年10月初,我去岳母家,想把她娘儿俩接回来。阿紫带孩子到外面玩了,家里仅岳父一人,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起来。可越聊我觉得不对劲儿。岳父以他当年执著于事业作比,话里有话地劝我趁精力旺盛,不要贪恋夫妻之事,多干些事业。听了这话,我脸腾地红了。不用说,阿紫把我们的夫妻之事向爸妈讲了,才有了岳父这样的规劝。      我心里憋着火儿,把阿紫接回家后,我质问她是不是把我们之间的性生活讲给了她爸妈听。没想到阿紫满不在乎地说:“是啊!我就是想让我爸妈知道你是个“馋猫”!”这么隐私的东西,她说得竟然轻描淡写,让我很是愤怒。一怒之下,我一个多月没有理她。      回顾婚后历程,我觉得和阿紫的生活交得很累很累,我试图改变她,却发现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。我陷入了无边的痛苦之中。      经朋友的介绍,我到了一家婚姻家庭心理咨询中心求助。一位姓王的咨询师听了我的情况,笑吟吟地说:“像你妻子这种情况,是成人幼稚病的典型表现。长期以来,你的妻子把自己的角色一直定位在父母翅膀下的孩子,而且越来越不愿意长大。也失去了主见。像她这样的症状,在80后一代中很常见。”      咨询师接着说,成人幼稚病唯一的方法是接受心理治疗。但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和人生观不是单靠说教就能改变的,应由心理专家来进行专业的长期的干预治疗,刚开始是痛苦的,但情况会越来越好。      听了心理咨询师的话,我的心里亮堂多了。执子之手,与之偕老。既然阿紫从小的经历决定了她现在的性格,我只能面对现实,陪着她慢慢变得成熟起来。